《我的父母》征文——父母的爱情

2019-05-16 19:26:41 凤凰山陵园 385

 随着手机、电子邮件的普及,我们很少再动笔给远方的亲朋写信,一个电话、一封电子邮件、甚至一个视频聊天就迅速地解决了所有的问题。虽然科技的发达让我们同远方亲朋的沟通变得无比便利,仿佛“天涯若比邻”,然而却少了那份“家书抵万金”的珍贵和依恋。在这个越来越浮躁的时代里,我更怀念那个充满等待的希翼和忐忑的年代。那个年代存在于那一份份发黄的书信和一张张熟悉的邮票里,那是我们遥远记忆的归宿和起点。   

凤凰山陵园

  回到家乡的老宅,整理父母的书柜,偶然发现了父母年轻时交流的书信,从相识相恋到结婚,再到两地分居,直至完成调动,最终生活在一起。看着那一份份发黄的书信,看着那已经模糊变形的笔迹,看着那一张张极富时代特点的邮票,我仿佛穿越了时光,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到了那个时代的激情与爱恋。


  遥望逝去的岁月,即便最私密的书信交流也是从革命理想谈起,从读书心得、思想动态甚至国际国内形势谈起,相互间的思念和牵挂只在书信的角落里偶尔带过。但即便是这样的一份书信,我的父母均极为珍视,从书信表面的褶皱仿佛依然能看到他们等待的焦躁和阅读的喜悦。每天在厂区传达室的询问和遥望绿色自行车的出现成为了他们的必修课。


  翻看父母的书信后,我曾悄悄问过母亲为什么嫁给父亲。母亲说,那时父亲很穷,甚至买不起拖鞋,但她从父亲的信里看出,他的字写得很好,而且很好学,很努力。母亲认为父亲是一个有才学的人,从书信交往中就毅然决定嫁给他。从母亲的眼神中,我看到了一种幸福。


  事实证明,母亲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虽然他们暂时忍受贫穷,但他们最终品尝到了爱情的甜蜜。我没有看见父亲为母亲买过花,也没有见过他们刻意过结婚纪念日,甚至没有听过父亲对母亲说比较亲密的话。但从母亲不用尺子就能量出父亲衣服的尺码,远隔十几米就能听出父亲的脚步声中,我看到了母亲对父亲的爱。从父亲对母亲关爱的眼神,从父亲守在母亲身边的每个日日夜夜,从父亲和母亲相伴走在林荫道上的身影,我看到了父亲对母亲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