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游客   免费注册 | 会员登录

救死与善死——医界与送行者的成功对接

2019-09-09 18:37:46 北京凤凰山陵园 635


 

  以人类频死现象为对象,目的在于推动国内生死教育的建立和发展,在医学与生命文化相融合的基础上,建构科学系统的生死学,使国内生死教育得以普及化、大众化,由北京大学医学部发起,北京市癌症防治学会举办的“生死学与生死教育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学术研讨会于9月5日在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隆重召开。大会邀请了中国哲学、医学、教育学、伦理学、人类学、生死学等领域知名专家学者,以及北京相关媒体和出版界人士,共计百余人参与。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郭莉萍教授到场致贺词,希望国内生死教育依托学会平台,能结出丰硕的成果。北京市癌症防治学会秘书长郑革红宣布“生死学与生死教育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并向各主任委员、专家委员等颁发了聘书。
 本次成立大会还进行了学术研讨。学术主题是死亡恐惧与死亡焦虑的缓解和转化”。清华大学北京长庚医院路桂军教授作为主讲嘉宾,通过一个个病例讲述了自己所感知到的死亡焦虑。作为一名多年工作在一线的的医生来说,同样也是承受着常人无法体会的痛苦。我国的传统文化往往忽略了人在重病或临死时个人的情感表达,以及其对亲友所带来的焦虑。   广州大学胡宜安教授是国内较早研究生死学的学者,他从死亡学的理论角度,讲述了死亡焦虑的三联征。他认为,死亡焦虑是重病临死者个体意义感与价值感的丧失,渐渐的蜕化为一个赤裸裸的、孤立的个人,而断绝了一切联系通道,感觉到幻灭,从而造成孤独焦虑和远景焦虑。

   长沙民政学院王夫子教授从殡葬伦理的角度,阐释了关于生死观念、生命价值、终结关怀等一系列问题,认为中国殡葬界和医学界过去基本属于没有联系的不同领域,在生与死的临界点上,从来都是割裂的,导致中国的生死学起步太晚;并认为现代人对死亡的焦虑,应该从充实的现实人生、智慧的先贤哲学甚至宗教的思维方式去探索解决的方法。
 “生死学与生死教育专业委员会”的成立,标志着国内地第一个生死学专业学会的正式成立。大会展望,为推进国内生死教育与生死学建设,将着力推出包括国外死亡学名著翻译、优秀的台湾生死学专著重版、以及适合内地读者需要的原创“生死学与生死教育系列丛书”,全力打造“中国当代生死学研讨会”(已经连续举办三届)与“谈生论死”系列沙龙等活动平台,为中国当代生死学的学科建设与国内首批生死学研究机构的成立搭建合作共进平台。希望各相关教育机构应不断拓宽研究领域,在生死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上继续发挥引领作用。
(注:笔者作为受邀嘉宾亦有幸与会。

人类最大的幸福就在于每天能谈谈道德方面的事情。

无灵魂的生活就失去了人的生活价值。 

—— 苏格拉底


每一个生命都是伟大的,服务于生命的事业万古长青!


原创作品,感谢您的关注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