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忏打坐时千万别这样自虐

2019-07-22 17:40:37 凤凰山陵园 385

人生短暂要珍惜

学佛修行要精进

可是,怎样才算精进?

三个月磕十万大头、不开悟不起身

可现实却困难重重,做不到怎么办?

其实,即使做到了这些

也不一定就是精进

做什么事都别忘了“中道”

真正的精进绝不是自虐,而是自律



发个大愿,力争三个月磕完十万个大头,消业障!

三天后,磕完就站不起来了,病了整整一个月......哎,这是业障太重了吗?



开始学习坐禅了,每次必须坐满半小时,腿再痛也要坚持,一定要修出点名堂来!

每次结束腿麻到站不稳,对坐禅又爱又怕,每次开始前要做好久的心理建设,坐禅时也痛得集中不了精神。


为什么我诵经没有感应呢,今天开始所有家务先放放,功课必须翻倍加量。

一周后,家人开始反对,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理解我做的是人生大事呢?


供养中法供养最殊胜,我也要开个公众号弘扬佛法......

前一周,天天更新发五篇;一个月时,一周更新两次;两个月后,断更了...


上面这些情况

你是否也曾听到或亲身经历过?

先不急着去分辨对错

先看看《阿含经》中记录的这件事


修行琴弦的奥秘

佛陀住世时,恒河下游瞻波古城的首富名叫守笼那,因他家产二十亿钱,所以大家也称他“二十亿”。守笼那长者的独子就被称为“二十亿耳”,当时也发心成为出家比丘,就在灵鹫山附近精进修学。

他非常地用功勤修,想要尽快修得解脱,不分昼夜地禅坐或是经行(行禅,收摄身心,在一小段的距离里来回行走),日夜不离佛陀教导的三十七道品。他经行所到之处,经常会看见因为脚被磨破而留下的斑斑血迹,甚至引来鸟儿啄食。


可就是这么努力、这么精进,却还是无法突破,一直证不得解脱,他的一腔热诚与信心,就这样被逐渐消耗掉。灰心之余,他甚至想,再这样耗下去还有什么用?不如还俗回家,用家里的雄厚财力做些布施,可能还更有用一点呢。


恰好佛陀来到灵鹫山,尊者二十亿耳就跟随父亲拜见佛陀。佛陀问他,“你未出家时,会弹琴吗?”

“会的,出家前我琴弹得还不错。”

“那好!当你弹琴时,如果琴弦调得太紧,能演奏吗?”

“不能,世尊!”

“如果琴弦调得太松,弹出来的声音好听吗?”

“不好听,世尊!”

“如果琴弦调得松紧适中,弹出来的声音好听吗?”

“这样就好听了,世尊!”

“这就对了,修道人!修学过于精进,就像调得太紧的琴弦,反而引起急躁不安;精进不足,就像调得太松的琴弦,又令人懒散懈怠,两者都不能引领你成就。所以,你应当避开这两种情况,做适当的调整,就可以修得解脱了。”


尊者二十亿耳听了佛陀这番开导,重新燃起了修学的热诚与信心,常常念着上面佛陀弹琴譬喻的教导,继续修学,不久便成就解脱了。

北京凤凰山陵园

修行

精进&中道

修学佛法要精进,但更讲求中道。有过减肥经历的人,应该都知道,减得越快,反弹越凶。过犹不及,欲速不达,上面这些情况,在精进的同修中比较容易出现。

但其实,修行也像弹琴。身心太松懈,会出现懒惰的现象;身心太紧张,也会出现烦恼的现象。我们修行就如同弹琴一样,要合于中道,不可太执着,也不可太放逸,要身心平衡和谐,才能有所成就。


  自 虐  

比如,磕大头或拜忏的确可以消业障,也的确需要设立一个大目标,起到激励自己的作用。但所有的计划都需要循序渐进,从少量开始,先让身体有个适应的过程,然后将这件事变成日常的一种习惯,到了这个程度就不会再用“坚持”两字来激励自己了,因为一切已经化为不知不觉的习惯,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一切修行的重点都不在于完成目标的速度,谁敢说三个月磕完十万个大头,就一定比一年磕完的人更虔诚、更精进?或许有人会讲,虚云老和尚以及历史上的高僧们也都有过这样的事迹,但那真的是要分对象、分情况的。对于大部分不具备基础的人来说,非要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把每天的弦绷得很紧、强度搞得很大,这未必是精进,反倒更像自虐,而且容易半途而废。


  自 律  

与这种情况相反的是,有的人认为修行很难,刚开始诵经或抄经时,是有平复心境的作用,但一两个星期后,也就变得稀松平常,就逐渐地放弃了。修行的法门不并在于听上去有多高深、神秘,再寻常的事情、再普通的法门,只需加上“天天”两字,就完全不同了。

即使每天只念一遍《心经》,只要固定好念诵的时间,持续念上一年,那就是365遍,在你遇到烦恼、急事的时候,他的作用自然就会显现。看似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方法,但只要日积月累,必定会给你带来惊喜,这就是“慢慢修来快快到”。


现代社会什么都想快,很多人对于修行也想要快,恨不得当下开悟、即生成就。但用力过猛之后,发现并没有想象中的立竿见影,此时往往就像二十亿耳尊者当初那样道心退转。挖了三天的井,还没见着水,你还愿意继续吗?这时候,往往最需要的就是保持信心和耐心,把这当成吃饭喝水一样自然的事情继续下去。



步子迈得太大,反而容易摔倒,我们可以把一个大目标拆解成几个阶段性的小目标。例如坐禅,一般人上手并不容易,但初学者可以从一次五分钟开始,站起来缓慢活动一下腿脚,觉得没有问题,再做第二次五分钟,慢慢增加。初习坐禅其实是练习一种静坐,不要想太多,更不要心太急,关键不在于坐禅的时间长短,而是坐禅时脑中是否清明,能否观察到自己的念头的生灭,不被纷乱的念头带着跑。否则坐再久,也是在打妄想。


如果只是把十万个大头当指标磕完了,那以后还要不要磕?修行不是通过一阵子的密集苦修达到某个境界,然后就一劳永逸的事。即使是历史上开悟了的高僧大德,也需要日复一日地好好守护道心、做好功课,这叫做保任。所以,密集猛修,不如细水长流。


真正的精进绝不是自虐

而是日复一日的自律

不需要高大上的目标

不需要去晒朋友圈

不需要自我感动

更不需要自我说服和强迫

而是一种持续、稳定的

内化为习惯的日常行为

这大概就是精进的真